咨询热线:0755-82562030

13924655196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黄某涉嫌制造毒品罪历经四审终获无罪

来源:深圳毒品犯罪辩护网  作者:罗小柏  时间:2020-04-02

黄某涉嫌制造毒品罪历经四审终获无罪

基本案情

广东省汕尾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黄某与同案人温某3(已判刑)、“阿某”(身份不明,在逃)于2014年4月初密谋制造毒品,议定由温某4提供其位于陆丰市碣石镇村祠堂后的祖屋作为制毒场所,黄某及“阿某”负责提供制毒材料及制毒工具,“阿某”还负责现场制造毒品。于2014年4月16日开始,在温某3的祖屋进行制造毒品活动。期间,黄某曾到制毒现场,观看制毒情况。当“阿某”制造出含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的液体后,温某3和“阿某”将冰毒液体盛装后,搬到温某4位于碣石镇村二区70号的家中,用冷柜进行冷却,并将冷却后的冰毒结晶体用塑料封口袋装成三袋,藏放在温某3家的衣柜内。2014年4月20日,公安机关在碣石镇村温某3的祖屋查获脱水机、冰冻柜、真空泵、三水合乙酸钠、硫酸钡等制毒工具和制毒原料。在温某3的住处查获结晶状物三袋,重量分别为1.05千克、58克、172克,伴有结晶状物液体二盒,重计1.68千克,黄色液体一盒,重计809克。经鉴定,缴获的结晶状物、伴有结晶状物液体、黄色液体、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一袋重1.05千克,含量为66.34%。2015年5月7日,公安机关在陆丰市南塘镇宾馆8605房将黄某抓获,从其身上缴获毒品一小袋,计6.44克,经鉴定,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净重6.44克。

【裁判结果】

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5日作出(2015)汕尾中法刑一初字第145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黄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宣判后,被告人黄某不服,提出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于2017年4月1日作出(2017)粤15刑初11号刑事判决:

被告人黄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宣判后,被告人黄某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7日作出(2017)粤刑终937号刑事判决:上诉人黄某无罪。

裁判理由

原判认定上诉人黄某构成犯罪的证据达不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认定上诉人黄某犯制造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公诉机关指控上诉人黄某所犯罪名不能成立。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上诉人黄某及辩护人提出改判黄某无罪的意见,予以采纳。

案例提示

本案二审法院经审理综合评判如下:

一、本案有部分证据证明黄某参与制造毒品犯罪

同案人温某3自2014年9月18日归案后即供述伙同黄某、“阿某”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温某3的部分供述内容能够得到其他证据印证。一是温某3供述在2014年4月同黄某在碣石酒店的客房商议制造毒品。经查证,温某4于2014年4月11日8时03分入住陆丰市酒店1113房,2014年4月12日15时33分退房。二是温某3供述在制造毒品期间,黄某曾到其家中两三次并到过制造地点老厝一两次,其家人也见过“阿某”。经查证,温某3的女儿温某1证实在2014年4月黄某、“阿某”到其家中频繁,并见过黄某、“阿某”、温某3一起到其家老厝。

公安机关于2015年5月7日抓获黄某时,从黄某处搜到6.44克甲基苯丙胺,且黄某尿检甲基安非他明类毒品呈阳性,证实黄某吸食毒品。黄某的手机经电子数据检查,发现有疑似毒品交易的内容,在黄某与不明身份的多人进行短信息联系时,出现“麻黄碱”、“茶叶”、“一百个”、“五十个”等内容。反映黄某有从事毒品犯罪的嫌疑。

上述证据尤其是温某3的指证具有一定的证明力。温某3、黄某均证实两人是结拜兄弟关系。黄某辩解在案发后,公安机关先行抓捕了温某3的儿子温某2,温某3潜逃期间向其借钱,两人因此发生矛盾。除此之外,本案尚未发现温某3、黄某两人之间存在矛盾。

二、认定上诉人黄某犯制造毒品罪的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1.除同案人温某3的供述外,本案没有其他直接证据证实黄某参与制造毒品。黄某自归案后不供认参与制造毒品犯罪。涉案人员“阿某”的身份至今仍未查明,未能缉捕到案。

2.认定黄某参与制造毒品的间接证据不充分,不能形成证据链条,也不能充分印证温某3的供述。(1)没有客观性证据证实黄某到过案发现场,现场另有未查明身份人员所留手印。(2)温某1的证言不能采纳为定案依据。温某1证实案发时段在其家中见到黄某,并见到黄某、“阿某”、温某3一起到老厝。这一证据是除温某3供述之外,将黄某与制毒现场及制毒犯罪相联系的主要证据。但是,温某1的证人证言在证人资格、证言内容两方面存在问题。其一,证人资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证人不得旁听对本案的审理。鉴于温某1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且旁听了案件审理,应认定温某1不具有证人资格。其二,温某1在诉讼过程中前后出具两份证人证言,两份证言关键内容矛盾。(3)温某3入住陆丰市东丰大酒店的住宿记录,仅能证实温某3入住该酒店的事实,在证明内容上并不能直接证实温某3与黄某在该处密谋制毒事宜。(4)在案的黄某与温某3的通话记录均为制造毒品案被侦破后的两人通话记录,不能证实制造毒品之前或制造毒品过程中两人通话的情况。(5)黄某与他人之间的可疑短信,均发生在制造毒品案件被破获后,也未能查明短信联系人的情况,缺乏证据的关联性。黄某吸食毒品并在身上查获少量毒品的事实,并不足以证实曾实施制造毒品犯罪活动。(6)温某3之子温某2在案发当天被公安机关抓获,在其供述中没有提及黄某,而是提到有一名25岁左右外地口音的可疑男子,不能印证温某3的供述,也与温某1的证言不一致。

综上,本案主要依靠同案人温某3的供述证实黄某参与制造毒品犯罪,缺乏其他证据对此充分印证,其他证据也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实黄某犯制造毒品罪。同案人温某3的供述属单方言辞证据,不足以排除其他可能性。因此,在案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黄某犯制造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提出以存疑为由改判黄某无罪的意见,予以采纳。上诉人黄某及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无法确认黄某参与制毒活动的意见,予以采纳。

辩护总结

执业过程中经常有家属咨询贩卖、制造毒品案件怎么判刑,毒品案件上诉如何能改判?深圳毒品犯罪辩护网创始人、专注毒品犯罪辩护及死刑复核的罗小柏律师认为,本案二审改判无罪的契机在于辩护律师成功将关键证据温某1的证言排除在外。鉴于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二审法院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改判黄某无罪。

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小柏律师认为,辩护律师对在案证据的深入解读和有效质证使得本次无罪判决成为可能。本案中,仅有同案犯温某3的供述中称黄某参与了制造毒品,属于单方言辞证据,需要其他证据印证。而其他证据中,温某1的证言因前后矛盾且曾旁听过温某3的庭审而被法庭排除在外,可疑短信也系发送在案件被破获之后,现场查明的手印同样非黄某所留。上述证据不能与温某3的证言相互印证,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00条的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因此,二审法院依法改判黄某无罪。

证据是诉讼的灵魂。在无罪判决率持续走低的今天,二审法院能够作出无罪判决,既是对证据裁判原则的亲历践行,也是对公正司法的最佳诠释。

 

 


手机:13924655196    电子邮箱:lxb1413@163.com    粤ICP备13006834号-4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