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55-82562030

13924655196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庭审旁听侧记——法的门前门后,是人情与法律的冲击

来源:网络  作者:钟明汝  时间:2019-09-06

(一)

822日,周四,下午。天气炎热。

罗小柏律师一个二审的庭要开,有幸跟随旁听。

来到中院刑事审判区,我暗自吃了一惊。上诉人任某的亲友团浩浩汤汤,竟有十几人之多,一见律师蜂拥而上。一问,亲属朋友堂哥表姐都有。其间有位头发半花的女士,寥寥几语却仿似要哽咽,总是说几句叹口气,眼圈便要红掉。

不用说,她便是任某的母亲。

开庭前,她抓着我的手,用粤语和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想要你让罗律师告诉她(任某),不要解释了,在法官面前好好认错,好好认错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点希望……”

我跟她说,该怎么做罗律师心中有数,专业的事有专业的做法,请家属不要担心。

 

(二)

开庭了。

一审认定任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任某不服,决定上诉,找了罗律师代理辩护。罗律师有特别关照过我,让我阅卷,并问我是否有辩护思路。阅卷后我的感觉是量刑太重,且从主观上还达不到能推定任某明知背包里是毒品的程度。但问具体辩护思路?可惜我学识浅薄、经验贫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案情的概况是任某几次受人指使,从香港过关到深圳后,在指定地点拿到一个背包,等与同案人x约好时间,再将背包交给他。但任某稳定供述其不知道背包里是毒品,以为顶多是黑钱;拿背包并不存在高额利润,只是为了朋友而帮忙,本来自己也要过来采购……

毒品犯罪因为隐蔽性,侦查较难,也是为了打击毒品犯罪的目的,法院在改判这类案件时,都会较为谨慎。因此,哪怕我觉得本案问题甚多,任某罪不至死,也还是不敢对结果怀抱希望。旁听席上,亲友的情绪恐怕也是和我一样的。

直到,辩论阶段开始。

 

(三)

到现在,我也忘不了这次庭审的辩论阶段,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罗小柏律师的辩护词,如果不是在法庭之上,恐怕会情不自禁地起身喝彩。

罗律师的辩护词,大概从这几方面展开。首先,强调了本案存在特情介入的可能,恳请法院在庭后向检方调取侦查材料(在法官不认可的情况下,顶着压力发表完这个观点,可敬!);其次,从本案各处细节入手,论证任某在主观上不知背包里的物件为毒品;接着,从证据标准的角度,论证一审的判决没有达到能推定任某“明知”与判决任某死刑的标准。

最后,到了此次庭审最精彩的部分:罗律师分别从家庭环境、交友圈、是否有正当职业、犯罪主观恶性、认罪态度等多方面对比任某与同案人,分析出同案人x不管是在主观恶性、犯罪地位与作用以及再犯可能性上都应当比任某获刑更重,然而一审结果却是任某的量刑比x重得多。

我难以忘怀罗律师坚定又慷慨激昂地说道,这难道就是法律打击毒品犯罪的初衷?我突然醒悟,对啊,不知是毒品犯罪的主观恶性不是比明知毒品犯罪而犯罪更小吗?一个家庭环境良好、交友圈较简单、有正当职业收入的人,不是比混迹在三教九流中、无正当职业的人的社会危害性、再犯可能性都更小吗?罗律师的辩护,简直像是一道惊雷。

不光是我内心澎湃,旁听席上所有人——包括任某的亲友团与另一同案人的亲友团都激动起来。尤其是x的辩护人(据说这位女律师也是x的一审辩护人),几次违反庭审规则想打断罗律师的发言。

这位律师在庭审结束后也一直没有缓过脸色,对罗律师一直是横眉冷对。坦言说她不必如此动怒,因为“上诉不加刑”的原则,她的当事人的量刑是不会再增加的,且他们一方并没有提出要上诉改判,罗律师用对比的方法辩护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当然了,这是后话。

我能感受到辩论阶段过后亲友态度的转变,任某的母琴在庭上就已忍不住抽泣出声,被法官提醒后一直压抑着只敢掉眼泪。庭审结束后亲友团围着她安慰。一位女士(任某好友)忍着眼泪对我说,真的感谢罗律师,要是一审的时候也是找的他就好了,又笑着说感觉案子有了希望……

那是我感触最深的时刻,我站在法庭门前,一边,庭审外的走廊上,一群人簇拥在一起,讨论声抽泣声安慰声夹杂一块,半小心地压低声量,另一边,庭内的法官、律师、书记员都在收拾东西,半身卸下庭审中的凝重,带一点疲惫的笑容交流着。

这道门仿佛一道分界线。一边是法律以及这两个字身后的法律工作者,另一半则是卷宗不会体现的,属于被告人的社会关系,人情冷暖。我站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感受着两股不同的情感在我身体里冲撞、融合。

 

后记

这次庭审之后,有件有趣的小事。

在回去的路上,罗律师说道,那位女律师离开之时非常愤慨,他让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看他是否做错。这很是出乎我意料,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如此忧虑,暗自好笑。于是反问道,“假设这是一审的案子,您发表的辩护意见(对比两个被告人)会对另一被告人的定罪量刑产生影响,那您是发表还是不发表呢?”罗律师一怔,回答:“会!”

这不就完了吗?在二审不会对同案人产生影响的情况下,作为辩护人,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连法官都说过,对比两被告人的手法进行辩护是正当而必要的,同行生气,只能说他出乎了同行的意料,把这一块做得很好罢了。

后来我和同事聊天时讲了这件事,不想同事突发奇想,问我,听完罗律师的辩护,是不是觉得他一下变得特别帅气,浑身散发光芒?

我被同事的形容逗乐,大笑着说,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那不是某个人在社交中散发出人格魅力的时刻,如果非要形容,我想更像是一种接近朴素的职业感,大概就是突然间觉得,哦,原来影视剧里的辩护人是真实存在的,哪怕在中国的庭审中他不能站起来,不戴假发,没有夸张的肢体语言,但是他坐在那,一开口,就能让你信服。

 

(本文由罗小柏律师的助理钟明汝写作完成)

 


手机:13924655196    电子邮箱:lxb1413@163.com    粤ICP备13006834号-4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