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55-82562030

13924655196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毒品案件上诉改判成功案例——胡某贩卖毒品罪一审死刑二审改判死缓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9-09-29

【基本案情】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胡某。

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胡某纠集了被告人雷某、徐某和谢某1(在逃)、“阿某1”(真实身份不详,另案处理)等人在东莞市虎门镇从事贩卖毒品活动。2014年6月11日,“周某2”(真实身份不详,另案处理)一方以抢劫毒品为目的佯装向胡某一方求购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胡某遂指使雷某、徐某和谢某1跟对方交易甲基苯丙胺。次日2时许,雷某和谢某1携带12包甲基苯丙胺准备与“周某2”一方交易,未果。同日4时许,雷某、徐某再次携带12包甲基苯丙胺,驾驶一辆小汽车到虎门镇某路边交易,胡某则携带其持有的自制仿64式手枪和蔡某2(在逃)、谢某1、“阿某1”驾驶小汽车跟在附近监视毒品交易。“周某2”一方安排前来交易的王某1、杨某1(二人均已被判刑)和“阿某2”(另案处理)驾驶小汽车到场后,王某1、杨某1打开小车的后排车门,杨某1持灭火器向雷某、徐某进行喷射,王某1趁机抢走放在后排座位的甲基苯丙胺,后王、杨某2乘坐小汽车逃跑。胡某等人见状驾驶另一小汽车追赶,追至某酒店附近时,王、杨某驾驶的小汽车撞上路边的树木,胡某等人驾驶的小汽车随即与其发生追尾,双方下车发生枪战,其间胡某持枪朝对方射击,后双方逃离现场。公安民警接报案后到场将丢弃在现场的甲基苯丙胺和小汽车车上的一支自制仿64式手枪及二枚子弹缴获,现场还提取与上述子弹同样式的弹壳一个。经鉴定,现场缴获的甲基苯丙胺12包共净重12011.6克(经鉴定,甲基苯丙胺含量从62.4%至75.9%不等);现场缴获的自制仿64式手枪是以火药为推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子弹系弹药。


【裁判结果】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1日作出(2015)东中法刑一初字第85号刑事判决:被告人胡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某不服,提出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31日作出(2017)粤刑终33号判决:

上诉人胡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裁判理由】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胡某、原审被告人雷某、徐某无视国家对毒品管制的法律规定,结伙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胡某非法持有枪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对其犯贩卖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予以数罪并罚。本案贩卖毒品数量大,应依法惩处。在贩卖毒品共同犯罪中,胡某纠集同伙贩卖毒品,安排并指挥毒品交接,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胡某还携带枪支掩护毒品交易,在对方抢走毒品时使用枪支与对方发生枪战,罪行极其严重,本应依法判处死刑。鉴于同案人“蔡某2”尚未归案,现有证据难以证明“蔡某2”在本案中的地位与作用,可对胡某的处理留有余地,依法判处其死刑,可不必立即执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对雷某、徐某的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唯对胡某的量刑不当,予以纠正。胡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理由成立,予以采纳。

 

【案例提示】

本案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对于上诉人x某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

1、关于本案涉案毒品的所有人问题。抢劫毒品一方的王某1、杨某1的证言证明,他们准备抢劫“阿某3”的毒品,但其二人均称不认识胡某,没有见过“阿某3”本人。其证言不能证明“阿某3”是胡某,亦不能证明胡某是涉案毒品的所有人;胡某供述称涉案毒品是同案人“蔡某2”的。雷某、徐某的供述,均证实“蔡某2”是毒品上家,涉案毒品当晚才见到。并且胡某和雷某均证实“蔡某2”当晚就在毒品交接现场。故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涉案的约12公斤冰毒是胡某向“蔡某2”购买用于自主贩卖。2、同案人“蔡某2”未归案,胡某供述有关“蔡某2”指使他贩卖毒品以及指使他向对方开枪的情节,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但根据本案证据,可以认定案发当晚“蔡某2”在现场附近观察毒品交接情况,在毒品被抢后“蔡某2”驾驶自己的车追击、撞击对方车辆。从以上证据分析,不能排除“蔡某2”是涉案毒品所有人。但胡某在本案中纠集同伙雷某、徐某进行毒品交接,安排、指挥他们的行动,在共同犯罪中亦起主要作用,原判认定其为主犯并无不当。

鉴于本案毒品“交易”的另一方不存在实际毒品交易的本意,同案人“蔡某2”尚未归案,现有证据难以证明“蔡某2”在本案中的地位与作用,可对胡某的处理留有余地。

 

【辩护总结】

本案中,本案中,胡某一审死刑立即执行二审改判死缓,原因就在于二审法院采纳上诉人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无法排除“蔡某2”到案会对胡某在本案的地位与作用的认定产生影响。

执业过程中经常有家属咨询贩毒怎么判刑,毒品案件上诉如何能改判?

深圳毒品犯罪辩护网创始人、专注毒品犯罪辩护的罗小柏律师认为,就以本案来讲,胡某的二审辩护人从现有证据分析未归案的同案人“蔡某2”在本案中的地位与作用,从证实“蔡某2”为毒品上家,案发当晚“蔡某2”在现场附近观察毒品交接情况且后驾驶车辆追击、撞击对方车辆等方面分析“蔡某2“的地位与作用可能大于胡某,得出无法排除其到案后会影响对胡某的罪责大小认定的结论。                     

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的罗小柏律师认为,根据《2015年武汉会议纪要》的规定 ,在案被告人与未到案共同犯罪人的罪责大小难以准确认定,进而影响准确适用死刑的,不应对在案被告人判处死刑。根据这一规定,本案的辩护思路是正确的,最终辩护人为胡某争取到了二审改判、成功保命的好结果。     

 


手机:13924655196    电子邮箱:lxb1413@163.com    粤ICP备13006834号-4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