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55-82562030

13924655196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毒品案件上诉改判案例——胡某走私、贩卖毒品罪一审15年二审改判8年

来源:网络  作者:罗小柏律师  时间:2019-08-19

【基本案情】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胡某。

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月27日21时许,陈某带着胡某、周某来到东莞市某路段,陈某指示周某驾驶停放在该路段的装有毒品的奥迪车,并让周某尾随陈某、胡某坐乘的前车。22时许,陈某带着周某回到洪某所在的某快递门店,洪某将车库门打开,周某将奥迪车停入车库后将该车车钥匙交给洪某,洪则通知李某前来快递公司。李某到来后,将一笔用纸箱装着的190万元的毒资交给陈某,同时约定剩余毒资在毒品运至菲律宾后结清。后陈某、胡某与李某、洪某、周某等人均离开某快递。2月28日1时许,侦查人员在东莞市某店内抓获李某、洪某,同时在某快递门面里的涉案奥迪车内查获毒品716.75千克(经检验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59.3g/100g),在洪某身上缴获奥迪车钥匙一把;同日20时许,侦查人员在惠州市某酒店内抓获周某,在东莞市某酒店内抓获曹某、林某。2016年10月21日,侦查人员在某医院抓获陈某及被告人胡某。

上诉人胡某辩护人上诉提出:

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在“概括的共同犯意内”与陈某共同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属于法律适用错误。首先,上诉人对陈某走私、贩卖毒品的事情并不知情,连最基本的认识都没有,根本不可能与陈某形成共同犯意。其次,上诉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走私、贩卖毒品犯罪意图,无证据显示其与陈某所实施的走私、贩卖毒品行为有形成同一的目标。

【裁判结果】

广东省东莞市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8日作出(2017)粤19刑初139号刑事判决:被告人胡某犯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000元。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胡某不服,提出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7日作出(2018)粤刑终1282号判决:被告人胡某犯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裁判理由】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胡某违反毒品管制的法律规定,伙同他人走私、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已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胡某受同案人陈某的纠集,为获取非法报酬参与走私、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所参与的毒品犯罪涉及毒品数量巨大,但胡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原判虽已考虑胡某的从犯地位并予以从轻处罚,然而胡某在共同犯罪后期才被纠集参与作案,在其中行为较为被动,所起的作用较为次要,应对胡某减轻处罚,原判对其适用从轻处罚不当,判处的刑罚偏重。胡某及其辩护人有关胡某可以减轻处罚的理由及其意见成立,其余的理由及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惟对胡某量刑偏重,应予纠正。

【案例提示】

本案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对于上诉人李某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

1.胡某被侦查机关传唤过程中、刑事拘留前自愿供述受陈某纠集来到东莞押运奥迪车,途中猜测奥迪车上可能是毒品,也目睹陈某从同案人李某手中接过一个纸箱并猜测其中装有现金,事后还主动到陈某家中索要6000元的酬劳,声称“不可能陪他(陈某)白跑一趟”的事实胡某对自己参与陈某毒品犯罪活动的心理有详细的供述,是证明其主观心态的关键证据。

2.根据胡某相关供词,胡某已认识到自己与陈某一起参与毒品交易,同时也认识到自己所参与行为的社会意义,进而认识到该行为的实质违法性及形式违法性,足以认定胡某对参与毒品犯罪持明知且主动参与的心态。胡某受纠集参与陈某的毒品犯罪,与陈某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胡在其中起次要、辅助的作用,其主观上对陈某所实施的毒品犯罪持认同及接纳的故意,即陈某实施何种毒品犯罪均予容纳及认可,并作为事后向陈某索要酬劳的对价,故与陈某一同构成走私、运输毒品罪。原判定性准确,应予支持。胡某在本案中既没有参与毒品交易的筹款、交易数量及价格的商议、涉案毒品的提供,也没有参与为走私毒品而寻找出海口的行为,只是在本案的最后阶段,陈某找不到出海口的情况下,被同案人陈某纠集参与作案,参与共同犯罪较为被动,所起的作用较为次要,上诉人胡某及其辩护人有关对胡某减轻处罚的理由及意见成立,其余理由及意见不能成立。

【辩护总结】

虽然本案在二审改判了对胡某的量刑,但关于胡某是否构成共同犯罪,有待争议。

深圳毒品犯罪辩护网创始人、专注毒品犯罪辩护的罗小柏律师认为,本案中,原审、二审法院都认定胡某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是因为胡某在车辆运输途中“有猜测车上是毒品”,以及事后到陈某家中索要6000元,以此推定胡某的主观层面是“明知“。且不说从胡某事后的行为倒推犯罪过程中的主观”明知“是否严谨,原审、二审法院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胡某在本案中并无与陈某等人有共同意思联络,无法构成共同故意犯罪。

罗小柏律师认为,在毒品运输与贩卖过程中,胡某坐在车上,对陈某与周某正在进行毒品犯罪这一事实并不知情,只是在交易完成后(车离开了快递店)隐约猜测陈某与周某有可能进行了毒品犯罪,但此时犯罪行为已经结束。在犯罪过程中,陈某、周某二人同胡某并没有就进行毒品犯罪有过任何的意思联络,也未起到帮助作用。二审判决胡某构成运输、贩卖毒品罪的前提是胡某得与陈某、周某形成共犯,在共同意思联络不存在的情况下,罗小柏律师认为,该二审判决值得再研究和思考。

 


手机:13924655196    电子邮箱:lxb1413@163.com    粤ICP备13006834号-4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新闻路1号中电信息大厦4层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